山河带砺:尽忠难尽孝,师长离村一里地下马跪行到母亲坟前磕头

一、林泽虞 林泽虞老兵 林泽虞(当兵时名林舜鳌):1922—2016 籍 贯:广东台山 部 别:陆军第六十二军…

一、林泽虞

山河带砺:尽忠难尽孝,师长离村一里地下马跪行到母亲坟前磕头插图

林泽虞老兵

林泽虞(当兵时名林舜鳌):1922—2016

籍 贯:广东台山

部 别:陆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一师通讯连准尉

阶 级:步兵准尉

记录志愿者: 台山残阳

民国二十九年,战火蔓延到台山,自然灾害加战乱,生活很困苦。

农历三月十九日,我与村中六个青壮年一起结伴到曲江投靠族兄林伟俦(村里有四十多人跟他出去从军抗日),我们都加入林伟俦一五一师。本人历任上等传令兵,文书,司书,特务长,通讯连准尉。曾参加衡阳会战,在这一场战役里,我们台山同乡副师长余子武(号文波)阵亡殉国。

后来部队撤入广西,日军投降到越南接收再到台湾受降,回天津打内战被俘,上政治课后开放行条历时半年回到广州,后再随部队于民国三十九年(1950年)在海南撤退台湾,1992年回乡探亲,1994年办理回乡定居。我与老长官林伟俦长期保持书信来往,至今保留很多他的信件。

山河带砺:尽忠难尽孝,师长离村一里地下马跪行到母亲坟前磕头插图(1)

林伟俦将军

抗战时,师长林伟俦母亲去世,他在广西打仗回不了家。抗战胜利后,我们跟他一起回家,离村还有一里地,师长下马,一路跪行到村边母亲坟前磕头。我们既不好拉他起来,也不敢去拉。几个人只好脱了衣服垫在路面,等他跪行过后,又拿到前面垫。

二、李金太

山河带砺:尽忠难尽孝,师长离村一里地下马跪行到母亲坟前磕头插图(2)

李金太老兵

李金太:1924—2013

籍 贯:广东云浮

部 别:陆军第六十二军直属工兵营

阶 级:一等工兵

记录志愿者:火山,黄先生,廖先生

我是1942年在家被抽壮丁入伍的,部队番号是陆军第六十二军直属工兵营二连,军长叫黄涛,营长姓刘。我当时用武器是七九步枪,驻地是英德县大镇。

1944年我随部队到湖南参加衡阳战役,后撤退到广西抗战,抗战胜利后从广西进入越南接收日军物资,又乘美国军舰到台湾高雄受降。路上印象很深,以前没有见过大海,没有见过军舰,那次都见到了,那时候年轻,什么都很好奇……

在台湾驻扎了一年,后来美国人用军舰运我们部队到秦皇岛打内战。1949年初我在天津战场投诚后加入解放军。1953年退伍回乡务农。

三、廖松年

山河带砺:尽忠难尽孝,师长离村一里地下马跪行到母亲坟前磕头插图(3)

廖松年老兵

廖松年:1928—

籍 贯:广东云浮

部 别:陆军第六十二军直属工兵营三连

阶 级:二等工兵

记录志愿者:火山,黄先生

我出生在云浮富林镇东升村,家中三兄弟和一个妹妹,我是大佬。

1945年春天国民政府征兵,我被抽中。我们这批壮丁到新兴县城集中训练,同我们在一起训练还有来至周边县征来的壮丁。在新兴县训练了一段时间后,然后由一五八师收兵部队长官带队从新兴县出发去部队,收兵长官为防止我们在行军途中逃跑,用绳子将我们套到腰上,一个接一个,我记得行军经过信宜县时下了一场很大的雨,天崩地裂一样。

沿途经过广西玉林等地,走了很多路到广西尾的天保、田东。 我和一部分壮丁编入六十二军军部直属工兵营,我分配到第三连,连长叫谢志忠。我编入部队不久就跟着谢志忠连长当勤务兵,谢连长是客家人,我也是讲客家话。谢连长后来升官当了副营长,我在六十二军当兵时一直跟着他。

部队在台湾台南驻军时谢连长的老婆李玉梅也在台湾部队驻地,李玉梅喜欢和其他军官老婆一起打麻将。他们在台南生了一个女孩,取名叫谢秀妹,我帮忙照顾过这个小女孩。李玉梅随军从台湾到北方时又生了一个女孩,取名叫谢秀琼。

四十多年多前我听说谢连长一家在广州,现在不知他们的情况如何? 算一算,谢连长大女孩谢秀妹有七十五岁了……

四、祝石荣

山河带砺:尽忠难尽孝,师长离村一里地下马跪行到母亲坟前磕头插图(4)

祝石荣老兵

祝石荣:1928—

籍 贯: 广东云浮

部 别:陆军第六十二军直属工兵营营部传达兵

阶 级:一等传达兵

记录志愿者: 江门肥姨

1944年06月,我在云浮镇安托洞抽丁入伍,是补充团 (具体是什么补充团忘记了)。

1944年08月,到新兴再进入另一新兵补充团(具体是什么补充团又忘记了)。

1944年11月,到达广西柳洲,再进入另一补充团。

1945年06月,在广西南宁。

1945年07月,在广西天保县新兵分配到六十二军司直属工兵营营部传达兵 。

1945年08月,日本仔投降,同年9月奉命开入越南受降,同年11月,由海防开赴台湾受降。

194*年01月,经秦皇岛回天津,此时军长是林伟涛,天津解放后参加解放军,加入第四野战军。

山河带砺:尽忠难尽孝,师长离村一里地下马跪行到母亲坟前磕头插图(5)

六十二军的少年兵,在去高雄的船上与美军在一起合影。

我年龄在军中算小,打仗时老大哥们会照顾我,但闲时我就很惨,经常被他们使唤,跑腿打杂肯定要干的。部队对少年兵也算关照。在高雄时,一是安排我们学文化,二是安排我们学技术,长官说希望我们未来都有一技之长。

四、蔡作述

山河带砺:尽忠难尽孝,师长离村一里地下马跪行到母亲坟前磕头插图(6)

蔡作述老兵

蔡作述:1922—

籍 贯:广东台山

部 别: 陆军第六十二军直属工兵营一连三排七班

阶 级:一等工兵

记录志愿者: 江门肥姨 台山残阳

1941年时台山这边天旱,禾苗全部旱死,家里没饭吃,我流落到新兴打工谋生。做苦力很辛苦的,便有工友与我商量不如自己卖自己,一起去参军当差。

我们找到兵贩子,问他了点钱,就跟随他去报名当兵,招收我的部队是陆军第六十二军直属工兵营一连三排七班。还记得军长叫黄涛,营长刘泽华、连长黄石军(音),三个全部都是梅州客家佬。

我们台山人林伟俦是本军一五一师师长,他那个师很多同乡。林师长讲普通话口音很重,在纪念周上讲话,不讲外江话(外省话),只讲白话。其实他白话也讲不好,讲着讲着就转回台山话,台山口头语“死仔包”一个接一个。

1944年部队在湖南衡阳,工兵营在祁东,任务炸桥,后来打败仗,狼狈撤退到广西柳州休整,很多人来慰问我们。有大餐食,有酒有肉。跟着柳州失守,又去百色、田东、田阳。日本仔投降后部队过越南接收,后从海防坐军舰去台湾高雄受降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